陈定缘何世锦赛语出惊人名利双收背后弯路回头

第一次参加奥运会,陈定就拿到了金牌;第一次参加世锦赛,他又拿到了亚军。两次大赛,他都是中国田径队中成绩最好的选手,但在莫斯科的卢日尼基体育场,这个帅气的竞走小伙却哭得泪流满面,“我希望伦敦奥运会后的自己死掉,一切重新开始。”语惊四座。发狠的背后,却是浓浓的悔意。从2012年8月4日摘得奥运金牌到2013年8月11日拿到世锦赛银牌,这一年来,陈定身上发生了什么?

“除了伤病的困扰之外,最主要的是他思想上发生了变化,奥运会之后,鲜花多了、荣誉多了、得到的奖励也多了,有点心浮气躁,训练中想法也多了一些。”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,带了陈定八年的教练孙荔安感叹道,“年轻运动员稍微走点弯路也很正常,好在陈定的弯路比较短,现在他回来了,今后的两三年,我相信他能在世界大赛中继续大放异彩。”

身缺乏系统训练,旧伤复发

对于运动员来说,伤病是一道绕不开的门槛。精瘦的陈定,1.77米的个子,体重只有60公斤。“力量比较差,造成伤病比较多,练着练着就受伤,我几乎三分之一的时间在练他的力量。”孙荔安曾说。

2005年,陈定就因腰伤严重被云南竞走队淘汰。去年奥运会结束,他的旧伤复发,年初在长白山训练,腰部反应激烈,最严重的时候,每迈出一步,脚都变得麻木不堪。“他的根源是在腰伤,反应出来是在腿上,给他做了核磁共振,腰有问题,压迫着腿部神经。”

孙荔安认为,这与奥运会之后训练不系统有关。“出席活动确实太多,训练难以保证系统,去年冬训起步比较晚,所以陈定受伤或许和这个有关系。即便今年的备战强度不如去年奥运前那么大,但运动员一旦过于松懈,就有可能导致受伤。”

奥运成名后,陈定成了忙人。尽管人们很难通过媒体捕捉到他的行踪,但陈定确实是在忙碌着。“他的商业活动还是有一些的。过去很单纯,就是吃饭、睡觉、训练,现在面临事务性的东西多了。”孙荔安承认,“整天就是飞来飞去的。一个月参加一两次活动还可以接受,三五天来一次的话,那你干脆就别训练了。”

莫斯科世锦赛刚结束回国,陈定立刻奔赴秦皇岛参加一个活动,本月底,还有一个活动在等着他。从一个普通运动员到成为奥运冠军,离不开社会各界的支持,回馈社会成了他们成名后工作的一部分,况且,竞走是最辛苦的体育项目之一,能够不用训练不用比赛就能直接得到一定的回报,何乐不为?不过,训练也就无法集中精力了。

孙荔安属于中国最早的竞走运动员之一,对于弟子生活中的变化,他心知肚明,“这东西避免不了,现在成了奥运冠军,总是会有些想法的,这是年轻运动员的通病,出现这种情况的不只陈定一个。”

因为伤病,陈定在太仓举行的国际竞走挑战赛上中途退赛,继而又宣布无法参加全运会。“全运会四年一届,谁都想比,谁也不知道下一届会怎么样,我确实想参加。”陈定很无奈。上一届全运会,陈定准备得很充分,最终却没能获得奖牌,“练得非常好,但结果不理想,还是太年轻,本想着这次能好好比一下……”孙荔安也觉得遗憾。但从长远出发,为避免一场比赛毁掉整个运动生涯,陈定师徒和广东队商量后,选择了放弃。

凭借奥运冠军的身份,陈定得到了最好的医疗保障,孙荔安心存感激:“中医、西医、专家……一听说哪里有好医生就去哪里。田管中心的领导真是不遗余力,只要你提出来,到哪去治都行。”今年7月份,他们还专程前往德国慕尼黑,“找了世界上最好的骨科医生和运动医学专家,我们就想看看,他们和国内医生的诊断是否不一样,结果是基本吻合。”

师徒二人吃下一颗定心丸。腰伤渐渐恢复,但无法立刻痊愈,不过,陈定收了心,跟着教练在长白山封闭训练了一个半月后,踏上了前往莫斯科的征程。

心患得患失,思想跑偏

“作为奥运冠军,第二年的世锦赛是最难比的。”孙荔安说,“现在站在一个更高的起点上,人们对他的期待高了,他的压力也大了起来。”

而陈定本人,思想上出现了微妙的变化。“过去有点小毛病都能够克服,但是现在想法多了,所有的困难都被放大了,怕这怕那的,想赢怕输,心理产生了动摇,加上碰到伤病,虽然恢复了,但在训练中比较害怕,比我还害怕。”孙荔安坦言,“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比赛了,找不到比赛的感觉,有点心虚,平时老问我:我究竟还行不行啊?”

很多时候,弟子的患得患失让孙荔安感到着急,他不停地找陈定谈话,做思想工作,“我开导他,你现在的伤比过去能严重多少?其实都差不多。过去这些小事不是事,现在你是奥运冠军,在你心里就是大事了。我说你现在就是要把这些克服掉,过去你能做的,现在你也能做,没有问题。去年奥运会之前练的水平很高,你只要稍稍恢复过来,维持这个水平,别说这届世锦赛,就是到下届奥运会,你都还有机会。”

陈定长得帅气,奥运之后又名利双收,有人怀疑,他陷入低谷的原因是谈恋爱影响了训练。对此孙荔安矢口否认,“这个确实还没有,某一天有了我也不会去控制,只要他碰见了自己喜欢的,在不影响训练的情况下,该谈恋爱也是要谈的,人之常情。”

在孙荔安看来,今年的世锦赛赛前备战,是陈定运动生涯最困难的时期。“最难的不是训练,也不是伤病,而是来自于他的思想,我跟他说,只要训练正常,别人想赢你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只有你才能打败你自己。”

带了陈定多年,孙荔安自认对弟子足够了解,“他是一个大赛型选手,2010年第一次参加世界杯就拿到了第5名,去年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拿到了冠军,每次大赛都能够发挥稳定,头脑冷静,而且比他平时训练还要发挥得好一点,这是他的优点。我带他这么多年,总体上他还是很听我的话的,我对他一直都很有信心。”

世锦赛日益临近,融入到莫斯科的大赛氛围当中,陈定开始焦急起来,比赛头一天晚上,甚至彻夜失眠。“他对我说,我好想比,好想比出好成绩。他对之前很多东西很后悔,等他到了比赛跟前,觉得这没练够,那也没练够。我告诉他,不要把世界大赛想得太复杂,世界大赛就是世界大赛,这是在跟全世界作战。尽管练得不太够,但你没有问题,这次你不会差,一定能够保住前三。”

中国田径队给他们下达的目标是“保六争三”,陈定最终超额完成了任务。8月11日的男子20公里竞走赛场,在俄罗斯人的主场,去年奥运会季军王镇和亚军巴隆多先后被罚下,一向动作干净的陈定也吃到两张黄牌,好在他咬紧了牙关,35摄氏度的高温下,尾随东道主选手伊万诺夫之后第2个抵达终点。

“虽然我没有拿到冠军,但是能完成第二名的水平我已经很满意,我也希望支持我的人满意。伦敦奥运会后的半年时间里,我觉得我的生活起伏特别大,突然从顶峰跌到低谷,我觉得我能爬起来很不容易,很多人给了我支持。”银牌挂在脖子上,陈定泪洒赛场。

而教练孙荔安也长舒一口气:“这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,说明他想明白了,这是好事。现在回来了,今后的路就好走了。假如能再好好训练,时间再长一些,练得再好一些,这个世界就是他的了。最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,我希望他能回到奥运会之前的那种感觉,除了优先给他治疗,其他方面不搞特殊,训练大家一起练,吃饭大家一起吃,住宿舍还是两人一间。生活还像过去那样纯粹。”

有预兆

去年9月南都记者就专访过孙荔安陈定师徒。当时孙荔安就表示,“现在很多人大肆夸奖陈定,说他是‘地球上走得最快的人’;说刘翔不行了现在就靠你了。他还年轻,我怕他自我膨胀。”(南都记者徐显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