滕海滨:全运会后退役伤退伦敦比落选北京更遗憾

昨日,参加第十二届全运会的北京代表团在首都大酒店进行了誓师,这支有628名参赛选手的队伍由8位奥运冠军领衔,其中就包括滕海滨。他在接受新京报独家专访时透露,本届全运会将是他最后一战,其大起大落的竞技生涯将在辽宁画上句号。

对话人物

滕海滨,1985年出生,1996年进入北京市体操队,1998年进入国家队,一度被誉为中国体操队的全能领军人。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,他夺得鞍马金牌,但此后却错过北京奥运会和伦敦奥运会。

谈退役 全运告别战 不强求成绩

新京报:没有在全运会北京代表团的成立仪式上看到你。

滕海滨:当时我正在训练呢,时间上有些冲突,所以没去参加成立仪式。我要抓紧时间,争取在全运会上为北京代表团出一份力,毕竟这是我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战了。

新京报: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了退役的想法?

滕海滨:其实我在很早以前就想过退役,早在2008年的时候,我就想退。但2009年全运会拿到了一块男子全能金牌,感觉自己还行,想证明一下自己,所以又坚持了4年。

新京报:和你年龄差不多的陈一冰、肖钦都已经淡出赛场了。

滕海滨:是的,我是目前北京体操队年龄最大的选手,和年轻队员相比,经验上有优势,但体力欠缺很多,还有很多伤病。所以早早做出了决定,辽宁全运会结束,我就告别体操赛场。

新京报:竞技生涯收官战,想要收获怎样的成绩?

滕海滨:说起最后的目标,我不会太强求自己,能圆满完成比赛就好,也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当然了,这毕竟是我的第三届全运会,还是希望名次越靠前越好。

新京报:你是上届全运会的体操全能冠军,但这次不参加全能比赛了?

滕海滨:嗯,这次全运会前,我已经决定放弃全能项目了,主要是因为体能的原因。如今北京队没能进入男团决赛,我也只好把最后的精力放在单项上,希望能在鞍马和双杠两个项目中比好。

谈遗憾 伦敦留憾多 现在已释怀

新京报:你年少成名,19岁就成了雅典奥运会冠军,但那之后你缺席了两届奥运会。

滕海滨:作为一名运动员,连续缺席两届奥运会的遗憾会让我铭记一辈子,但正是从这些遗憾的事里,我收获了一些其他的东西。此时此刻,我对那些遗憾也释怀了,那不过是人生的一段经历。

新京报:北京奥运会和伦敦奥运会,缺席哪一个让你更遗憾?

滕海滨:北京奥运会就在自家门口儿,我非常想参加,可惜没能入选。应该说遗憾更多的是伦敦奥运会,已经跟大部队到了英国,近在咫尺却受伤退赛,而且我为伦敦奥运会付出更多,备战更辛苦。

新京报:练习体操这么多年,告别之前,有要感谢的人吗?

滕海滨:我想感谢我的每一位教练,其中最想感谢的还是黄导(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),他把我带到了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的领奖台上,也教会了以我名字命名的动作(后上转体360度成倒立)。

新京报:你在体操上的梦想都实现了吗?

滕海滨:刚练体操的时候,想进入国家队;进入国家队以后,想登上世界冠军榜;拿到世界冠军,又想拿奥运会冠军。这些我都做到了,应该说我想实现的基本都实现了。

新京报:现在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,会很满意吧?

滕海滨:有收获,也有很多遗憾,算是满意吧,因为不满意也没办法,哈哈。

谈生活 全运会之后 做结婚打算

新京报:今年5月份开始,你说要“享受体操”,为什么观念突然有了转变?

滕海滨:我开始享受体操是从去年开始的,在伦敦奥运会之前,我给自己的压力很大,伦敦奥运会结束我才放松下来,从那之后,我的训练都靠自律,我觉得自己开始享受体操了。

新京报:体操对你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?

滕海滨:我会一直感激体操。我现在得到的这一切都和体操有关,因为体操,我们家的生活得到了改善,我的朋友也多来自体操界。

新京报:有没有想过退役之后做点什么?

滕海滨:说实话,还没有具体的打算,有可能会继续上学,但也不排除做教练的可能性,目前还都没定下来呢。我现在想的就是好好训练,把全运会比好。

新京报:大家都知道,你正和北京体操队的张楠谈恋爱,打算什么时候结婚?

滕海滨:考虑过结婚,但要到全运会之后再作具体的打算,目前张楠在带北京体操女队,也肩负着全运会的任务,必须忙过这一阵子。

新京报:最后问个老套的问题吧,假如你有了孩子,会让他从事竞技体操吗?

滕海滨:我要是有了小孩,肯定会带他去体操馆玩,但可能不会让他从事竞技体操。可以让他玩体操,玩到一定的年龄,再转到其他项目,这样也挺好的。

专题采写/新京报记者 范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