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令辉:乒球要抢其他项目市场李晓霞背后3追赶者



关于业余乒乓球

  记者:作为东北赛区的总教练,您觉得“谁是球王”这类的民间乒乓球赛事会对推动我国乒乓球事业起到什么作用呢?

  孔令辉:这次中央电视台投入了很大的人力物力精力,对推动业余乒乓球赛事的发展起了一个非常好的表率作用。以往,中国乒协有过针对业余选手的会员制联赛,但是从来没有电视转播,这次央视拿出三个小时做直播,在所有项目中应该是第一次,是一个史无前例的创举。东北的乒乓球基础是非常好的,有很多业余高手,如果这些业余高手能够得到一个平台展示自己,对他们今后的乒乓球热情会帮助很大,而且他们的子女看到亲人上了电视,也会更加喜欢这项运动。

  记者:您刚才提到了业余高手,根据我们这几天同参赛选手的交流,来参加“谁是球王”比赛的选手中的确高手云集,对这些业余弟子,您能给他们什么指导和建议呢?

  孔令辉:首先一定要花时间和精力来多打球,在这个基础上,需要高水平的教练员来“点拨”一下,这比自己琢磨要更容易通一点。再加上民间高手有很多打的是“怪板”,胶皮性能都会有差异,这种装备对手不适应时会占有优势,对手一旦适应了就很吃力,这种时候就需要教练来指点一下,防止走进“重装备轻技术”的误区。有的时候,真的是“一通百通”,教练一席话,选手的境界就能提升一块。

  记者:在最近一段时间里,业余乒乓球事业的发展同国乒的日常工作联系很多,“第三次创业”更是被反复提及,您怎么看这次旨在提高乒乓球世界范围内影响力和发展水平的国乒“第三次创业”呢?

  孔令辉:“第三次创业”是一个非常宏伟的计划,比如在国际上包括乒乓球影响力的提升,包括对其他国家乒乓球水平的提升,这是中国乒协需要考虑的工作。在国内,主要的工作室提升乒乓球的社会影响力。乒乓球虽然是国球,可是由于过去几年成绩太好,市场上的影响力反倒不如以前,老百姓的兴趣也有所下降,我们需要采取一些措施,去吸引年轻人,尤其是学生群体重新关注乒乓球,尤其是我们将开展一系列走进校园的措施,这无论对我们推广这项运动还是选材,都会有很大好处。这些年来,年轻人参与足篮排这些大球比较多,参与乒乓球的人数在减少,我们注意到了这个趋势,会采取措施去应对。

  记者:如果今后国家队增加了很多走进基层、走进校园的活动,会对国家队的大赛备战造成影响吗?

  孔令辉:未来我们的一个原则是这类活动尽量不占用队员们的休息时间。之前女队在中山集训的时候,我们利用每一个休息日组织队员参加一些社会活动,包括校园活动、慈善活动、表演赛和指导小学生等等,社会反响非常好,世界大赛的成绩也没有因此受到影响,但是这样的形式时间长了队员们肯定会感到疲惫,这需要我们一个是要优化日程,另外也要反复向队员传达信息,现在的乒乓球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发展时期,队员光会打出好成绩,光会赢球已经不是绝对的重要了,她们要学会包装自己,学会为这个项目推广做出最大的努力。运动员也要多元化,比如要学外语,要学会唱歌跳舞,多一点才艺总是好的。

  记者:现在,社会上一直有一种舆论,认为乒乓球是中国“一家独大”,这会导致乒乓球陷入萎缩甚至有可能被逐出奥运会,而另一方面通过“谁是球王“这类业余赛事的反应,乒乓球在老百姓中的影响力反而是上升的,您怎么看这种舆论和现实的差异?

  孔令辉:事实上,乒乓球一直都是从国家领导到平民百姓都非常喜闻乐见的项目,它的群众基础摆在这里。这几年产生一些对它的前景表示担忧的舆论,主要原因是所有的大赛最后都是中国人打中国人,让收视率,企业投入的热情确实受到了一些影响,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工作一个是要更紧密地结合市场,从其他项目那里抢来市场份额,另外要更多地吸引青少年的关注,避免乒乓球只成为中老年人的热爱,这无论对社会舆论还是项目发展都是不利的。

  关于世乒赛

  记者:在刚刚结束的世乒赛上,您是如何评价您第一次带队征战的世界大赛呢?

  孔令辉:整体表现是正常的。因为世乒赛对于女队的压力要比奥运会上小得多,从人数上说,我们单打有七个人,双打有三对,这让我们失手的可能性很小。而奥运会就两个运动员打,一旦一个输了,另外一个的压力就是非常巨大的。所以包括世乒赛在内的前三年,都是我们对运动员的磨练和检验,目的是在奥运会能够确保有最合适的人选和最好的状态。

  记者:在连续夺得奥运会和世乒赛冠军之后,李晓霞是否已经可以说是中国女队的领军人物呢?

  孔令辉:李晓霞已经具备了这样的条件,队里大满贯选手现在只有她一个,而且从年龄、心态上,她都已经非常稳定和成熟。但是运动员是有浮动的,不是今天领军就能永远领军,后面还有追赶者,比如丁宁,刘诗雯和郭跃,李晓霞也不能有丝毫松懈。

  记者:这次“谁是球王”东北赛区在大庆举办,大庆是丁宁的老家,很多大庆的父老乡亲都很想听听您对丁宁的评价。

  孔令辉:丁宁是一个非常阳光,非常乐观的运动员,也具备了大将的气质。但是从技术发展角度,她还需要有提高,不然的话她会处在一个相对比较难的阶段。从奥运会之后,很多运动员对她形成了冲击,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,让她感到越来越困难。所以现在她处在一个需要技术创新的阶段,现在她也正在逐步地改进。

  记者:在世乒赛结束之后,您的一些队员把您称作她们的“偶像”,您怎么看待这种来自队员的评价呢?

  孔令辉:我觉得可能她们是用这样一种方式来表达对教练的尊敬,另外一个原因是的确在我打球的时候,她们都很小,可能会给她们留下一个比较严肃,高高在上的印象。但是,我觉得不管她们怎么评价我,都不会对我和她们的关系造成太大的影响。

  关于故乡

 记者:对于您来说,这次参加“谁是球王”东北赛区也是一次回乡之旅,对于现在在您离开之后一度陷入低谷,现在正在艰难爬坡的黑龙江乒乓球,您有什么样的建议呢?

  孔令辉:我觉得对黑龙江来说,青少年梯队的培养是非常重要的。现在从全国角度来说,很多有吸引力的省市队对黑龙江是有冲击的。比如说冯天薇,丁宁,都是黑龙江的优秀运动员,被其他地区甚至国家吸收,这对黑龙江的实力是一种分化。其实黑龙江乒乓球的底子是很好的,女队方面,有几个刚刚进二队的好苗子,实力在全国来讲都是很可以的。

  记者:最后,值此六一国际儿童节之际,能不能请您对全国的少年乒乓球爱好者们说几句呢?

  孔令辉:首先,祝全国的乒乓少年们节日快乐,今后能够健康的成长。希望他们今后能越来越喜欢乒乓球这项运动。那些已近开始接触专业训练的孩子们,希望他们能够执着地坚持下去,相信自己未来能够在乒乓球之路上有一个好的发展。同时,最重要的,一定别忘了要把自己的学习搞好。